如何炒比特币期货币我的比特币卖不掉

  • views
  • A+
所属分类:比特币交易

  如何炒比特币期货币 我的比特币卖不掉自从知道比特币从几美分涨到几万块钱一枚,我就坐不住了,也开始进入炒币大军,做梦都想着自己也翻身了,炒了几年多最大的心得就是赔了多万,我就纳闷那些有些人到底怎么做的就能赚到钱,我就赔钱呢?后来通过“币圈大佬”李笑来被曝光的私密录音,我发现原来炒币需要集群效应,那些火币网上单日暴涨的虚拟币,都有集群交易的操作,而且几乎每天都在上演。刚开始我特傻缺,看哪个涨的最凶就买哪个,让自己亏的一塌糊涂,发现集群效应后很有作用,寻找集聚羊群或大佬,我发现羊群的活动规律,操作了几次,的确赚了几笔,但不可能一天到晚的盯盘摸索,买入卖出也不及时,这时候我就发现了一个集群交易软件,分析探索国内外行情和集群大佬炒币节奏,买入卖出时间刚刚好,从多万,还了徐州二套房贷还给自己买了一辆保时捷卡宴,当然我不是草帽女,我还是很低调的嘿嘿。虽然这钱不多就也就多个比特币,但对于我来说的确很知足了,虽然看到里面大牛人有赚几千万几亿的都有,但对于我这样小白领来说的确知足了。

  后来发现火币网那些赚钱大户都用这个集群交易软件,个人炒币与集群快速交易软件相比的确吃亏,集群交易大半夜帮你盯盘买入卖出,各种交易集群交易策略也很霸气,如果想了解的可以看我这篇文章底部的微信号,一起探讨一起分享,集群效应只会越来越壮大,大家都会赚的越来越多。

比特币期货

  关于集群交易的“狂人”不得不提90后孙宇晨,花3000万与巴菲特共进午餐,运用了集群效应来抬高币价,其实万变不离其宗,不管别人评价他,一个90后这么年纪轻轻创造了几百亿的身价,再次验证了集群效应在币圈大行其道,在他删掉的早期微博中也不难发现一直也在用这个集群交易软件,现在看来他的“陪我”APP更像是集群交易的鱼塘而已,与那些天天看K线,走势图,研究趋势的呆瓜相比,他们的确是幕后大佬,更懂人心和币圈的真正玩法。屏幕底部就是我的微信,教你集群交易让你与大佬一样赚起来。

  而一家海外交易网站制作的各国比特币实时交易状态的动态图显示,比特币兑换人民币近期中国地区的比特币交易量确实超过了其他几个国家的交易量总和。事实上,比特币吸引中国人的原因,与黄金和“中国大妈”的故事相同,作为投资回报极为刺激的硬通货,比特币被视作短线持有的绝佳对象,中国的民间资本从2012年就开始对其开展“扫货”攻势。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比特币还是被狠狠摆了一道——12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工信部、比特币行情走势图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一起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通知称,比特币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

  随着通知的发布,国内比特币的价格应声而跌,中国最大比特币交易平台BTCChina上的比特币交易价格从12月2日的每个7005元下降到4680元,下降33%。

  今年25岁的龙禹江,有“成都比特币一哥”之称,目前拥有60个集群,约5000个挖矿机,现在每天可以挖30-50个比特币。此外,他还对外出售“挖矿机”,每台矿机2.4万元,此前的600台矿机3-4天就卖光了。可通知出来的一周,他“挖矿”的财富值下降了6成,但他将继续在比特币市场上玩下去。

  前新东方教师、比特币中国顶级玩家“四大天王”之一李笑来说,“比特币像一辆脱了轨却丝毫不减速的列车,没有方向,而车上乘客无一不带着恐惧,一片又一片地不知死活地往下跳。与此同时,又时不时有一批批人不知死活地爬上这列不知道要开到什么地方去的火车。”

  而在这列火车上,有人认为,比特币是货币的未来。因为比特币作为一种虚拟资产又是支付系统,币值由供给和需求决定,它不依赖政府或银行的信用担保,又在流通领域发挥着作用。

  一个叫做“丝绸之路”的隐秘购物网站,不仅证明了比特币的货币功能,而且真正让比特币声名鹊起,比特币实时行情还借助比特币开启了一个对抗政府的地下经济模式。

  这个秘密网站创建于2011年2月,是一个类似于eBAY或者淘宝的电子商务网站,在这里可以买到各种药物,比特币官网当然也包括毒品。要去往“丝绸之路”十分复杂,互联网浏览器并不能直接把你带到那儿,必须经过一系列技术配置,你才能通过一个叫作TOR的匿名网络工具到达。

  “丝绸之路”的管理者们崇尚无政府主义的说法,认为“国家是暴力、压迫、中国比特币交易所在哪盗窃和所有形式的胁迫的主要源头”,鼓励大家“不要再用你的税收来给国家提供资金,直接去黑市。”

  信用卡、贝宝或者其他网上支付方式,基本都是通过实名认证,可追踪或屏蔽的。它们都被排除在“丝绸之路”的支付之外,这里唯一受欢迎的是比特币。因为它是匿名支付,追踪起来不是那么简单。比特币三大交易平台比特币交易

  “丝绸之路”很好地展现了比特币的应用场景,但与毒品沾边之后,更是让人产生了政府可能围剿比特币的担忧。今年10月1日的午后,丝绸之路的掌控者罗伯茨,在美国旧金山格伦公园图书馆,被旁边埋伏的联邦调查局(FBI)特工一拥而上逮捕了。

  但比特币并未随着“丝绸之路”的关闭而消失它的“货币”功能。一位美国的比特币玩家,用比特币来支付大部分在线购买物品(如程序员工资、服务器租赁、域名费等),同时还会兑换成货币用来支付食品等等。即便是这样,一直持怀疑态度的人们始终认为,比特币的疯狂,更像是17世纪人们对于荷兰郁金香球根的狂热,而不是一种真正货币的开端。

  因为这种没有担保、没有信用的支付工具,在真实的交易过程中会面临许多问题,比如如何确保交易的价值具有对等性、如何确认比特币的实时价格等。此外,没有国家机关的相应认可,很多人都在担心比特币是否会演变为一个“传销的噱头”。

  至少,没有公认机构的认可,比特币就像是一个没有正式编制的“临时工”,任何时候都无法和“货币”二字相提并论。可无论如何,在比特币的梦想中,人们可以利用全球数据流,像下载歌曲那样下载财富,作为这种梦想的象征,它有着非常之高的价值。

  在财富梦想的驱动下,比特币价格持续猛涨,挖矿日盛,竞争增加,利润也随之减少,随之一场“军备竞赛”开始了。

  “矿工”纷纷为电脑配上更强大的显卡。当初第一批“矿工”都是使用自己的电脑“挖矿”,而现在新一代“矿工”纷纷购买一大堆配有高速CPU的廉价电脑,24小时“挖矿”不止。像任何一轮淘金热一样,各种匪夷所思的故事在流传。美国阿拉斯加人“达林”报告说一头熊闯进了他的车库,但好在没有毁掉他的挖矿设备。另外一名“矿工”据说因为电费飙升,引来了警方的突袭——怀疑他在种。

  狂热之中,不祥的信号开始出现。原本比特币的发行机制以P2P网络为基础,其运算、流通、交易都具有匿名性来作为不可追踪的保障,理论上讲,用户持有比特币,就像是海洋中的一粒沙砾,很难成为黑客盗窃的目标,它比依赖密码和交易口令的普通网络银行更为隐秘。但当比特币开始升值,一台电脑就不能胜任了。用户们想出了各种办法保护自己的比特币:创建多项备份,加密并保存于U盘,保存在不联网的“原始”电脑上,云保存、打印出来放在保险箱里,等等。但即便是一些技术高超的比特币老手也遇到了麻烦。

  早在2011年6月中旬,一个自称Allinvain的人报告说,他有2.5万枚比特币(价值超过50万美元)被人从电脑中偷走;大约一周后,一名黑客入侵东京的兑换网站M t.Gox,该网站处理着90%的比特币交易,它规定每个账户每天只能提取价值1000美元的比特币,按当时市值约为35枚。而黑客入侵后,模拟进行了大规模的抛售,将兑换比率拉低到接近于0,使自己得以提走数万枚其他用户的比特币。

  而在比特币交易量很大的国内,同样不清净。今年11月14日,一家持有价值410万美元比特币的中国比特币交易网站GBL突然下线,相关人员同时人间蒸发,随之消失还有1000名用户价值410万美元的比特币。

  从频频爆出的“比特币大劫案”新闻来看,以隐秘、安全、去中心化为特点的比特币,在现实中并不是这样的,一个最纯粹的技术生活在一个未必纯洁的社会里。那些辛苦的矿工,所挖出的不过是一枚自我矛盾的比特币。

  至少,从表面上看在比特币体系之内的每笔交易都是可以追踪的,但用户真的不知道谁在背后盗取自己的虚拟财产,警察也难以在现实世界中抓获罪犯。这一特性还吸引了一些经济罪犯将其当成有效的洗钱工具。

  此外,从技术角度来看,比特币体系是去中心化的,没有人统一管理的。然而,比特币被挖出来进入流通领域后,人为的力量就可以介入进来了。

相关文章: